•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西藏新闻 >

革吉县:坚定红色信仰 投身火热生活

2021-09-14 00:24 编辑:今日西藏昌都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点击:

ea8e567a-68ad-4218-b3f5-92837c2d9aeb.jpg

据参加这次剿匪的先遣连分队战士、现已82岁的贺景富同在西安新疆军区第二干休所退休的姚洪才讲,那些土匪是一股顽匪,各个都有熟练的骑术,每人两匹马,一会儿从那匹马上跳到这匹马上来,一会儿又从这匹马上跳到那匹马上,他们的马喂养得很好,与众不同的是,他们的马吃肉,没草的时候,就吃牛肉干,所以体力好。这都是他们平时训练出来的,而我们的马经过长途跋涉,都已累得不行了,体力不支,还有不少的马病了。要追叛匪,绝非易事,但战士们各个都是好样的,跟着贺景富追击叛匪,没有掉队。

——摘自《进藏英雄先遣连》

革吉县距离拉萨市1600多公里,距离阿里地区狮泉河镇117公里,它地处偏僻,不是交通枢纽,更不是来往商旅住宿、休整的重镇。

革吉县城很小,与毗邻的改则县相比,总觉得稍逊一筹。有人说,革吉县的存在感一点都不强。那我们就找找革吉县的存在感。

革吉曾用名革杰、改吉。在藏语中“革吉”意为“遍净”,也有人译为“扬善之地”。西藏民主改革前,革吉境内有革吉、帮巴、雄巴、亚热、塞利普、却藏、结克(直吉)7个部落,与藏北其他部落组成“藏北十八区”,归阿里专区管辖,1962年正式定名革吉县。

在阿里七县中,位居北部的措勤、改则、革吉三县被称为“东三县”,无论在文化意蕴上,还是自然地理上,阿里“东三县”皆属于藏北高原。这三县的许多人家往上追溯两、三代,其祖辈就可能迁自青海、四川等藏族聚居区,这一现象在阿里“东三县”极为常见。据说,“革吉部落”就是从西康地区迁来的,因此,革吉也被人称为“康革吉”。

由此猜想,旧时藏族的许多游牧部落因为躲避战争和部落争端,举家从遥远之地迁徙到阿里,很多部落就地、就近选择一片水草相对丰茂的草场,过上半定居的日子。

革吉县多高山盆地,平均海拔4700米,最高的山峰阿隆岗日海拔7315米,主要河流有森格藏布(狮泉河)、夏夏藏布、怕莫藏布等,且多为内流河。

我们“追寻先遣连足迹”采访报道组在革吉县盐湖乡采访时,从车窗远望,白花花的盐湖,像是刚刚下过一场雪。从前,革吉盐湖的盐,以羊驮的方式,运到普兰、日喀则等地,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交易,换回青稞、砖茶、布料等生活用品。盐湖周围多是水草丰美的上乘牧场,能为牧人生活提供最好的资源。想来,从外地因各种缘由迁来阿里的游牧者,迁居革吉自有这个道理。

革吉县的存在感还得从红色革命遗迹里找。近年来,革吉县积极抢救挖掘盐湖乡擦咔先遣连遗址、盐湖乡加乌先遣连遗址、亚热乡赛利普村先遣连侦察兵遗址等红色遗迹。阿里(革吉)直属库红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总设计师米玛次仁说:“革吉县有太多的红色遗迹,需要我们挖掘、保护,更要留给后人学习。”

为建设直属库红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米玛次仁对革吉境内的红色革命遗迹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和寻访。经过挖掘,他认为最早到革吉县亚热乡塞利普的解放军是进藏英雄先遣连后续部队的安志明部队,时间大概在1951年。他们从改则扎麻芒堡来,经过革吉的盐湖、象鲁康寺、雄巴、亚热的塞利普。

20世纪50年代初,在革吉县,以贺景富为主要领导的骑兵支队带领革吉人民进行民主改革,以3顶帐篷和10处山洞为基础,逐步发展成为阿里地区直接管理的储备库,即“直属库”,承担着物资储备、应急救灾等重要职能,是当时阿里地区最大的储备库。

为展现老一辈阿里人在革命岁月里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拼搏精神,2019年,当地整合资金690万元启动了直属库红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基地严格按照修旧如旧、保持原貌的原则,恢复了原有的3顶帐篷政府、职工食堂、卫生室、主任室、电报室,新建了缝纫室、小会议室,设立了交通工具展厅,修复10处洞窟,并于2019年12月20日正式对外开放。”米玛次仁介绍。

今天,革吉县的存在感还在“牧”业文章里。

距革吉县城约几公里处,有一家革吉县牦牛产业基地。这个由革吉扶贫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村“两委”+牧民经济合作组织+牧户运营的产业基地,建成于2019年,总投资4000多万元。

按照预期运营计划,这个基地由革吉县扶贫投资有限公司负责全部养殖、生产加工、市场销售和基地管理,计划吸纳本县的困难户和未就业大学生等从事放牧、挤奶、销售、加工车间日常作业等不同的工种。

由于牦牛产业基地建成不久就赶上了新冠肺炎疫情,因此,很多相应的工作未能按照预期运转。基地负责人平措格列说:“今年,很多工作已经开始运转。现在,基地的牛肉也已供应到阿里地区部分单位食堂和学校。”

罗布群培是基地吸纳的三个大学生之一,现在已经当上了部门经理。从他的言语中,能感受到他对现阶段的工作、工资都很满意。罗布群培说:“从产品销售情况看,基地的牦牛肉干特别受我们当地人的青睐,有点供不应求。因此,基地也准备适时推出牦牛肉加工延伸产品。”

除了牦牛产业基地,建成于2017年的革吉县扶贫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旗下还有蔬菜基地、生鲜冷链产业和粗羊毛加工厂。

标签: